官网首页 >> 封面故事 >> 等待一只番荔枝
等待一只番荔枝


等待一只番荔枝

文/吴新立


番荔枝上市有几天了, 今天的看上去又不一样,装在竹笸箩里个个新鲜肥硕,让人觉得好不欢喜。本来和卖果子的阿姨说好买两个尝尝鲜的,可那阿姨手脚麻利地称了4 个,还送了一个颜色有些发黄的, 并一再叮嘱说,发黄的那个晚饭后想着吃了,剩下的,要等到明天或后天。


我让她说糊涂了, 心想, 为什么买了不能吃,该不是买了生果子吧?正思忖间,公司里的一个女同事走过来,隔着包装袋将番荔枝挨个摸了一遍,连说:“不错, 不错, 果子好结实, 好大!我家也种番荔枝,可妈妈自己一个也舍不得吃,埋在大米里给我们留着,一个个都好甜好甜。”我相信她说的话,因为她就是海南本地人。“这果子不能全买熟的,要生熟搭配,现在是生的这几个,要放软了才能吃,回去把袋口系紧,这样才熟得快。”


她说得果然没错, 第二天中午,一回到住处就去摸那袋番荔枝,还真有一个软了,闻上去不再是那种生生涩涩的味道,而是一种很温暖的感觉。我正拿不定主意是用刀切还是用手掰,突然一块果皮脱了下来,肥肥厚厚的,挂满一层结晶一样的东西,看上去像蜂蜜,让人很有食欲。马上尝了一口,感觉很甜,但不像蜜,有一种沙沙的感觉。于是取一块皮下来,凑上去吃那层沙沙的东西,至于那柔软嫩滑的果肉,更是急不可待一口咬了上去。果肉入口即化, 比想象的还绵还甜,在甜中透着一股酸,透着一股莫名的芳香。在那一刻,我所有的味蕾嗅觉都被激活了,人一下子变得十分贪婪,只想着能大快朵颐。但有意思的是,果肉中均匀地分布着西瓜籽一般大小的籽,果子越是好吃越不能大口吃,让人好不着急。


剩下的几个几乎同时熟了,软软的,像睡熟的宝宝,来不及吃,就放到冰箱里冷藏。冷藏的番荔枝又别有一番滋味,凉凉的,滑滑的,像冰激凌,却比冰激凌更冰爽可口。它不怕化,所以可慢慢吃,感受它由凉变暖、芳醇迷人的特别滋味。


我们吃水果,习惯买了就吃,可番荔枝不行,要等待,果子有个自熟的过程。待果子变熟变甜了,等的过程也结束了,我们的佛性也好像一下子被唤醒,整个过程开始变得奇妙起来,每一个步骤都变得必不可少。如果没有这个过程,那位当地女同事的妈妈埋在大米里的番荔枝就不会变熟变甜,无私的母爱就不会被儿女发现。


上市的番荔枝越来越多, 几乎遍及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,有生的也有熟的,每当那些水果店老板向我们推销熟果时,我都会说喜欢生的。说,喜欢自己把果子放熟放软。说,喜欢那个等待的过程。


技术支持: 沈阳诚金网络 | 管理登录